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

行尸走肉

2019-5-5 10:01
10770
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

001、监控疑云
我妈妈有个妹妹,叫龙一涵(没亲缘关系),只大我几岁,我向来直呼其名。一涵一米七,有一次跟她亲密地手挽手逛街,结果被班主任老师发现了,打电话给我妈妈,说我早恋,我妈问我怎么回事,我说问你妹啊!
那年?#30097;?#39640;三,一涵大学刚毕业。
现在我大学毕业都两年了,可一涵长?#27809;?#36319;那时候一样水灵,只?#36824;?#36523;材更显妩?#27169;?#36861;她的男人数量,始终保持在两位数以上,?#36824;?#25454;我所知,一涵一直没谈恋爱,可能因为工作忙的原因吧。
一涵是CAS重点培养对象,放到美国留学回来后,直接被CAS安排进了沪市生物与化学研究所,别看一涵年纪不大,现在的职务却很高,是研究所的副主任,主持着一项什么细胞生物学科研项目。
一涵跟我妈虽然年纪相差近二十岁,但是关系极好,可能是爱屋及乌吧,一涵从小就挺?#19981;?#25105;?#27169;?#24635;在一起玩耍,我去外婆家,她还经常抱着我睡觉(一涵一直跟外婆一起住),直到我十二岁那年,有一天晚上弄脏了床单,被妈妈发现,才不让我跟一涵在一块睡了。
?#23545;?#20102;。
今天是周末,中午一涵给我打电话,让我下班去接她,要来我家吃饭,晚上在我家住,我问她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,都好几个月没来我家了,一涵说想你了呗。一涵平时对别人总是一副冷面孔,?#36824;?#22312;家人面前,还是很活泼的。
四点半,我跟暖暖说先走一步,开车来到一涵的研究所,接上一涵,一起回松江的家,车上一涵没说几句话,一直在后座弄?#22987;?#26412;电脑,不知道在搞什么。
老妈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,还开了一?#21487;系?#32418;酒,可是一涵的兴致似乎不高,默默吃了饭之后,便一头钻进了我的卧室,插?#31995;縋约?#32493;弄她的?#22987;?#26412;电脑,老妈没敢问,怂恿我去问一涵,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。
我酝酿了一下情绪,进了房间,一涵发觉我进来,快速地按了几个键,扣上?#35828;縋云?#24149;!
“哎呦,有什么秘密还瞒着我啊?是不是背着我找男朋友了啊!”我倚在门口开玩笑道。
“哪儿有!”一涵脸色一红,起身,从我的衣柜里?#39029;?#19968;套睡衣,“我去洗澡,今晚我睡你房间,你去睡书房吧。”
“哦。”我点头,侧身让一涵?#29992;?#21475;出去,因为空间狭窄,一涵的胸脯擦到了我的胳膊,给我弄得激灵了一下,真是弹性十足,一涵怔了一下,但很快恢复了平静,扭着小蛮腰走向浴室。
看着一涵婀娜的背影,我吞了吞口水,不能瞎想!
她可是涵姨,有想法的话,明天去事务所欺?#21495;?#26262;吧!
?#36824;?#33041;海中还是禁不住浮现出一会儿一涵穿着我的睡衣从浴室中出来的场?#21834;?/div>
我晃了?#25991;?#34955;,深吸一口气,涤荡一下我纯洁的灵魂。
睡书房?想?#22969;潰?#20170;晚老爸老妈都去参加同学聚会(他俩是大学同学),不一定几点回来呢,我可以?#20154;?#20182;们房间嘛!
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响,老妈和老?#21482;?#20102;正装,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。
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跟一涵两个人。
哦对了,还有傻根,我家那条边境牧羊犬。
公的。
我看了一眼放在桌?#31995;謀始?#26412;电脑,又看了看毛玻璃后若隐若现的一涵的身?#32781;?#19981;禁好奇那电脑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,一涵以前对我可从来都是开?#21916;?#20844;?#27169;?#38590;不成她真的开始谈恋爱了?
想到这里,我的心中竟然莫名其妙地?#31185;?#20102;一?#30475;?#24847;,到底是什么男人,能打动天仙一般的一涵的心呢?不行,我这个做“外甥”?#27169;?#24471;给她把把关呐!
坐到电脑前,心中?#34892;?#24528;忑,?#30097;?#21560;一口气,翻开?#35828;?#33041;。
擦,竟然上锁了,需要输入密码!
呵呵,对我来说,上锁有意义么?我可是看过700多集柯?#31995;?#20154;,会600多种插人方法,精通200多种密室插人法,认识上百种毒药,制造各种不在场证明,巧妙利用鱼线,?#23478;?#26426;,匕首,毒针等多种做案工具,?#20146;。?#21315;万别惹我,不然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我想了想,从抽屉里摸出验钞笔,拧亮,关上台灯,一排排斜射?#22987;?#26412;键盘,很快锁定了四个键——O、L、G、N——?#35272;?#24456;简单,一涵是在发现我之后上锁?#27169;那?#24456;紧张,人在紧张的时候,手指出汗量会是正常的三倍,所以她上锁的几个按键上,一是指纹完整新鲜带有芳香,二是留在按键上盐的成?#21482;?#27604;其他键多一些,根据这两点,我提炼出了这四个字?#28014;?/div>
OLGN,LONG,是龙的拼音,看来是一涵下意识情况下随便输入?#27169;?#26368;顺手?#27169;?#24403;然?#20146;约?#30340;姓。
L-O-N-G,回车,屏幕跳到了WIN9界面,我特么太有才了!
并没有QQ、MSN之类的社交软件在线,任务栏里只有两个文件夹,点开一个,里面有好多照片,?#36824;?#37117;是平铺图,看不见内容,我?#21482;?#22836;看了一眼,确定一涵还在洗澡之后,轻轻点开?#35828;?#19968;?#25319;?/div>
尼玛!差点射了一屏幕鼻血!是一涵的果体写真!
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,数道优美曲线,勾勒出一张让人产生最原始冲动的画面,?#19978;?#20851;键点,被她的手和互相夹着的大腿巧妙遮挡住了!
我从头到脚将一涵欣赏了一遍,不?#24066;?#22320;再点开下一张,再下一张,没想到看似保守矜持的一涵,竟然会很自然地摆出这么多撩?#35828;?#23039;势,但尺度却都是一样?#27169;?#19981;漏点,一共十六张!
我吞下津?#28023;?#24597;再看下去会把持不住,冲动之下,直接冲进浴室把一涵?#35828;梗?#37027;就尴尬了!赶紧将图标复原,最小化到任务栏,回头看看,一涵还在洗澡,我的右手?#34892;?#39076;抖,左手悄然摸进短裤的口袋,握住了硬邦邦的……U盘,寻思着着要不要把这些照片盗出来啊!
不行,那样太不道德了!要真?#19981;?#30475;的话,?#23068;照一?#20250;当面跟一涵要比较好!
一激动,差点忘了另一个文件夹了,打开,里面还是照片,而且日期显示都是今天拍?#27169;?#38590;道这里面的尺度……
我点开第一张,顿?#26412;?#21574;了!要不要这么新?#20445;?#23454;验室诱惑?她竟然赤果果地浸泡在玻璃器皿里,身上连着一些管线,正面对着镜头,手脚伸开着,呈现大?#20013;停?#25152;有细节都清晰可见啊有木有!没想到一涵还?#19981;?#29609;这?#21482;?#26679;?
?#36824;?#20180;细一看,不对,这人不是一涵,是个白种女人!
再仔细看,这似乎不是行为艺术,照片里的背景,确实是一涵的实验室,难道这白人妞,是一具标本??#36824;?#30475;她?#34892;?#24778;恐的眼神,分明是个活人,嘴里还吐泡泡呢!
不能理解,我继续点开第二张,还是同样的场景,还是那个白人妞,?#36824;?#36523;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,?#20849;?#21644;四肢的皮肤上,似乎有一些大块?#37027;?#33394;斑点,这货生病了吧。
第三张,是个镜头拉近的特写,是白人妞的?#26412;?#20301;置,一道骇?#35828;?#20260;口,像是被什么动物撕咬过,明显?#31508;?#20102;很大一块,附近的水里,还悬浮着一些碎肉。
第四张,全景,白人妞浑身泛出青?#30097;?#27491;蜷缩在圆柱形的玻璃器皿中,后背的脊骨突出的很是夸张,有点像《指环王》里那个咕噜姆,这是什么病?
第五张,全景,正面,白人妞垂手站在玻璃器皿里,仿佛浮力对她失去了作用,她的眼神中,没有了之前的?#21482;牛?#21482;?#20889;?#28382;,而且,瞳孔变得?#34892;?#24494;红,上下嘴唇好像是被她?#32422;?#32473;咬掉了,露出两排可怖的牙齿,这形态,看起来这么眼熟呢!
尼玛!丧尸!
002、猎杀时刻
桌?#31995;?#25163;机突然震动起来,吓得我抖了一下,赶紧关了页面,回头看,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,但倩影仍在,她似乎在打浴液。
我拾起一涵的手机,来电显示的是“实验科小?#25319;薄?/div>
啊,我知道,也是一个小美女。
我放下电话,重新将电脑上锁,用纸巾处理掉电脑和鼠标?#31995;?#25351;纹,将现场复原,然后躺在床上打开电视机假装看球赛,手机停止震动,可是三秒钟之后,又响了起来,我起身看了看,还是小?#25319;?/div>
都下班了,什么事这么捉?#20445;?/div>
手机第三次震响,我终于忍受不了那种低频震动,拾起手机?#24613;?#32473;一涵送过去,不行啊!她还没穿衣服呢,虽然我很想进去,但就这么拉开门进去的话,她嗷地一嗓子,骂我耍流氓怎么办?
犹豫了一下,我按下了接听键,跟小张见过几面,还一起吃过饭呢,替一涵接她的电话,也不至于引起她的误会吧。
“喂,张姐。”我说。
“主任!嗯?你是?”小张的声音很是慌张,电话背景里的声音也很?#24615;櫻?#20050;乒乓?#19994;摹?/div>
“我是夏朗啊。”我怕她听不见,大声说。
“夏——啊!”突然,小张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,电话里传来“噹”的一声,像是手机掉地上了。
什么情况?难道小张被抢劫了?我紧张起来,贴近手机仔细听电话那头的动静。
小张在呻银,很微弱,还有另一个?#25769;?#30340;低吼声,继而是嘎?#28020;?#22030;?#32536;?#22768;响,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熟……腿上突然毛茸茸?#27169;?#25105;低头一看,傻根摇着尾?#29579;?#21040;我脚下,舔着嘴巴来要?#32536;模?#30475;着它的?#36153;潰?#25105;的脑袋?#35828;?#19968;声!
那声音,不正是骨头被咬碎的动静么!
是张姐被什么东西?#32536;?#20102;?
还是什么东西把张姐给吃了?
联想到刚才在一涵电脑里看到的丧尸标本,我不敢?#20889;螅米?#30005;话径直朝浴室走去。
“一涵,张咪的电话。”我敲了敲玻璃门说。
?#29677;蓿康然幔?#27809;洗完呢。”一涵轻声说。
“别洗了,实验室好像是出事了。”我将拉门拉开一道缝隙,将还?#22402;葉系?#25163;机塞了进去。额……虽然缝隙很小,但还是被我给瞄到了,小白兔,?#23376;职祝?#20004;只……竖起来!我关上拉门,等在外面,大概十秒钟之后,一涵猛地拉开拉门,竟?#36824;?#30528;身子就跑向卧室!
?#25250;?#21247;视,?#25250;?#21247;视!我睁大眼睛,不错过任何细节,即便是背影,那玲珑的挂着水珠?#37027;?#32447;也够我受得了!只觉得热血上涌,不好,心脉要乱,我赶紧从浴室抓过浴巾,快步跟了上去,披在已经坐在椅子?#31995;?#19968;涵背上。
一涵并未在意我的动作,而是翻开电脑,解密之后,打开了桌面?#31995;?#19968;个图标。
顷刻间,桌面被一块块监控器显?#37202;了仿?#27178;者五行,竖者四列,一共二十三块。
出于好奇,我也把头凑到一涵香肩上方,逐个观看。
好香啊!余光往一涵的胸口瞟了一眼,嘿嘿,走光了!?#36824;?#25105;的注意力很快被监视器给吸引了过去,这似乎是一涵研究所的远程监控系?#24120;?#20294;所有镜头都没有异常,静?#38376;?#20154;。
一涵紧张地注视着屏幕,全部看过之后,鼠标清点,屏?#27426;?#21160;了一下,?#21482;?#20102;四五二十三个全新的小窗口!尼玛,一个实验室搞这么多摄像头!
第一时间,我便在这组仪器中发现了异常!
横二排竖三行的小窗口里,有个白衣服的人在地上蠕动,这个窗口的下方,一个人形物体正走廊里在背对着镜头缓缓步行!
我紧张起来,看起来真的出事了!缓缓步行那货,是不是丧尸?
一涵胸口起伏的也很厉害,她点开了蠕动白衣人那个窗口,全屏,擦!是张咪!白大?#21491;?#32463;被撕扯的破破?#32654;茫?#36523;上好多伤口,好多地方都露肉了,身下的血流了一大?#29627;?#26377;几道顺着地板的缝隙蔓延的更远!只剩下半张脸的张咪正在血泊中抽搐,一?#31354;?#24320;的手机静静躺在她手边里,还亮着光。
几秒钟后,张咪停止了蠕动。
我看了看一涵,她面色铁青,但并未?#24597;遙?#24456;快退出全屏,?#36824;?#21018;才那个有人形物体活动的小窗口,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了,只剩一道浅浅的血痕延伸到镜头远?#32781;?#37027;里是走廊的尽头,一道铁门敞开着,门把手上似乎也有血迹。
那货逃走了?
“门外是什么?”我下意识问道。
“花?#21834;!?#19968;涵说,声音?#34892;?#21457;颤,“小?#21097;?#24555;把车开出来,门口等我,我?#27809;?#30740;究所一?#32781; ?/div>
我尼玛!让我开车带你去?万一?#24067;?#37027;头丧尸怎么办?!
“快啊!还愣着干嘛!”一涵转身过来,浑然不知浴巾已经脱落。
“哦。”我吞了吞口水,抓起车钥匙折身出门,换上鞋,出大门,进电梯,下到地下停车场,开上我的小凯(凯泽西),蹿出地下,拐回公寓大门口。
不行,不能这么空手过去送?#28023;?#25105;打开后备箱,在杂物里找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那根高尔夫球?#32781;?#36825;是去年我为了装B,花一百二十块,从?#28526;ι下?#26469;?#27169;?#20080;来之后一直也没用过。
我将高尔夫球杆放在后座随手能够到的地方,然后点着一支烟,等一涵下来。
不多时,公寓大门打开,一涵穿戴整齐小跑过来,边跑边打电话。
一涵上车,我快速启动,奔出小区,上了主干道。
“主任,我是小涵,您看到了么……嗯,我正在赶过去……不行!不能报警,事态应?#27809;?#27809;那么糟……好?#27169;?#24744;放?#27169;?#31561;我电话……嗯,就这样,拜拜。”
一涵似乎在跟他的领导打电话。?#19994;?#20043;后,又拨了一个号,?#36824;?#23545;方并未接听。
才晚上?#35828;?#38047;,路上还很堵,我尽力了,在车流?#20889;?#26469;穿去,用了二十来?#31181;?#25165;开到研究所,研究所大门紧闭,门外?#34892;?#22810;悠哉纳凉的路人,不远处的小广场上,一群大妈正在跳广场舞,一切正常。
研究所的铁栅栏门锁着,里面的甬道直通主楼,?#22870;?#26159;草丛,被幽暗的路?#23631;?#32617;着,静谧极了,门卫室亮着灯,但没有人,门虚掩着,门卫应该是听到动静,去主楼那边?#33162;?#20102;。
一涵下车,拍了两下铁栅栏,没人回应。
“有没有后门?”我问。
一涵摇了摇头,双手抓上栅栏,?#24613;?#32763;门而入,我赶紧下车,从后座抽出高尔夫球?#32781;?#20498;提在手里,跑过去推着一涵的臀部把她送了上去,软软?#27169;?#25163;感不错,咳咳,然后?#32422;?#20063;翻过去,双脚?#31456;?#22320;,就听见主楼那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!
一涵听到叫声,径直朝主楼跑去,我注意到,她虽然还穿着白天的黑丝和短裙,但脚下换上了妈妈的运动鞋,很聪明嘛!我赶紧追上去,超越一涵,跑在她前面,免得突然冲出来个什么东西把一涵?#35828;梗?/div>
穿过甬道,来?#34903;?#27004;门前,主楼的大门是玻璃门,透明?#27169;?#20294;是里面没有灯光,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,我回头,问一涵有没有钥匙,一涵点点头,从包里摸出一串钥匙,找到正确的那一枚,将钥匙插进了锁?#20303;?/div>
就在这时,楼内的黑暗中陡然冲出来一个人,一头撞上了玻璃门,吓得一涵妈呀一声,一个屁墩儿坐在?#35828;?#19978;。那个人撞上玻璃门之后,似乎晕了过去,顺着玻璃瘫坐在地上,留在玻璃上一道血痕,是个研究人?#20445;?#25105;见过这个男人,但叫不出名字。
“李课长!”一涵缓过神来,从地上爬起就要开锁!
我一把抓住一涵的嫩手,将钥?#35013;?#20102;出来!

1.png

TA的其他文章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这家伙很懒,没有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广告业务|关于我们|下载APP|写手之家 ( 湘ICP备17024436号 )|网站地图|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
足彩进球彩开奖 516捕鱼游戏大厅 打棒球规则 2018年免费三肖中特一 2012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直播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四川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吗 任选9场推荐 吉林11选5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