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

你赐我满身风雨

2019-5-4 10:01
12630
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


凤山小区,32幢,一单元,1001室。
林温暖站在门口,手里提着一篮水果和一袋玩具,伸手摁下了门铃。
啪嗒一声,厚重的防盗门从里面推开,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门内,上下打量,后仿佛见鬼一般,满目诧异,“林医生?”
林温暖露出温和的笑,确定的回答:“是我。”
她没有邀请她进门,而是转身匆匆往里,去通知屋子的女主人。
过了一会,才又出来,把她迎了进去。
这是她丈夫陆政慎情?#35828;?#23478;,她这样冒然造访,确实有些不妥,但事出有因,她也无可奈何。
三年前,因林弘毅投资失败,让林氏集团陷入危机。
他想尽了一切办法,让?#32422;?#30340;大女儿上了陆政慎的床,媒体大肆曝光,可出现在床上的人却不是林温馨,而是她林温暖。
而后,林温暖风光大嫁,陆政慎用千万聘礼,将她娶进了门。
结婚那天,他拿出一纸协议,上面仅仅四个字,各取所需,后她又加了四个,互不干涉。之后,他们便成了最合拍的伙伴。
她帮他树立?#24049;?#24418;象,应付各种上来挑衅的小三小?#27169;?#26367;他藏住所爱,他帮林氏度过危机,从此建立结实的商业?#29486;?#20851;系。
如此,两人一直相敬如宾,井水不犯河水。
只这一?#21361;?#24773;况有些逼人。
林温暖不想生孩子,可陆政慎的母亲下了死令,让她今年就怀孕,明年把孩子生下来,最好生个龙凤胎。
陆母是个行动派,前一天才刚提,下一步就已经接触好了医生,要她去做试管。
她同陆政慎说,他却没什么?#20174;Α?/div>
这让她很着急,急的只好主动出击。
佣人青嫂请她坐在沙发上,?#32422;?#21435;厨房泡茶。
过了一会,后侧传来脚步声,她回头,迎上一双温和的眸子。
“林医生。”冯梨薇手边牵着个三岁的男孩,往这边走来。
她微笑点头,目光落在了那孩子的身上,这是她今天的目的。
冯梨薇拉着孩子坐在她的对面,拿了个玩具塞进孩子手里,孩子很乖,捧着玩具认真的玩,天真无邪,眉眼与陆政慎有几分相似。
青嫂泡好茶端出来,放下茶几上,后站在了冯梨薇的身后,没有要走开的意思。
林温暖倒也不避讳,开门见山,“今天来,有件事想跟你商量。”
“你说。”她姿态端庄,从容不迫的样子,倒像个正室太太。
林温暖想了下措?#29301;?#38382;:“你想不想让萧萧?#29486;?#24402;宗?”
冯梨薇眯了眼,“什么的意思?”
“家里想让我生个孩子,可我若是真要生这孩子,你必然是不会愿意。所以,我想了个折中法子,让萧萧?#29486;?#24402;宗,我会待他如亲生一般。”
她一口气说完?#32422;?#30340;想法。
她考虑了一周,想来想去,只想出这一个法子。
这样,才能使他们三个继续和平共处下去。
冯梨薇轻笑,“为什么不是你离婚,我带着我的孩子名正言顺的进陆家?”
林温暖神色平静,看着她的眼睛,“你知道这不可能。”
“怎么就不可能?我现在有他们陆家的血脉,怎么就不可能?林温暖,别以为你当初救我一命,我今天就什么?#23478;?#21548;你的,什么都得忍受!”
“你以为我不知?#35272;?#29239;子想抱曾孙,家里头急的不?#23567;?#25105;现在要是跟伯母说这孩子是阿政的,你看你这陆太太的位?#27809;贡?#19981;保得住。”
她侧头,看着坐在身边乖巧的儿子,“三年了,够久了。你也该让贤了。”
林温暖低低的笑起来,她的背挺得?#25163;保?#31070;色还是一派淡然,她的身上有一种自带的优越感,这让冯梨薇很不舒服。
她不去?#24202;?#22905;的话,只道:“这是最好的办法,我希望你能够仔细考虑。你要明白,若是我怀孕生下孩子,你想进入陆家的希望就等于零。”
话音?#31456;洌?#37027;扇暗红色的防盗门发出动静,门锁转动,随?#36176;?#24320;。
林温暖转头,见着来人,略微一惊。放在腿上的手,不自觉的捏紧。
可脸上仍保持淡定。
陆政慎一身妥帖的烟灰色西装,眉眼冷淡,不笑的时候,显得严肃而疏离。他的视线望过来,与她的对上。
看到林温暖,他似乎并不意外。
他把钥匙丢在旁边的柜子上,走过来,目光一直看着林温暖,随意的打了声招呼,“你在。”
很好,林温暖想。
转头?#20445;?#20911;梨薇已换了一副面孔,低着头,小声啜泣着,样子十分委屈。
与此同?#20445;?#33831;萧那张脸,突然变了样,前一刻还是小天使,这一刻却活脱脱一个小恶魔,他?#36153;?#21671;嘴,挤到冯梨薇的身前,一下将手里的玩具扔到了林温暖的脸上,双手张开,尖声喊道;“你这个坏人!我不会让你欺负妈妈的!”
冯梨薇似是受到了惊吓,连忙捂住孩子的嘴,“不准你这样没有礼貌!林医生是我们的恩人,她说什么,我们?#23478;?#21548;着。”
可她嘴里这般说着,眼泪却落的更?#20303;?/div>
她强忍泪水,抬起眼,看向林温暖,勉强的扯动嘴?#29301;?#35828;:“给你,孩子给你,我也会如你所愿,离开这里。”
她好似再也忍不住,捂住嘴,一把推开了萧萧,跑进了房间,嘭的一下关上了门。
萧萧跌坐在地上,哇一下哭了起来,却还是爬起来,跌跌撞撞的跟着冲过去,不停敲门,嘴里喊着,“妈妈,妈妈不要不要我,我不要离开妈妈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这一幕,让林温暖?#32422;?#37117;觉得她像个坏蛋。
林温暖垂着眼,嘴角微扬,现在这个时间点,陆政慎应该在公司,他突然出现,又那么适时的看到这一幕,自然不会是巧合的。
冯梨薇的哭声从房间里传出来,不管门口的萧萧如何哭?#32844;?#27714;,始终没有出来。
林温暖看的够了,拿起旁边的手袋,起身,抬眼是陆政慎冷然的目光,乌黑的眼珠子,又黑又深,瞧不出?#25165;?#23601;只是这般盯着她,像是一种无声的责备。
她冷冷丢下两个字,“告辞。”
说完,她便侧过身子,从陆政慎的身边走过,径自出了门。
没理会他们的?#20174;Γ?#26356;不想跟那个女人争锋,反正也争不过,自是不要白费力气。
开着车,一下冲出了小区。
她心口压着一股火,莫名奇妙的火,油门一脚踩下去,车速瞬间往上提。住宅区周围,车子不多,道路不宽,有些挤。
她这样的速度容易出事。
后侧传来喇叭声,她没看,又将油门压了压,速度更快。
出了住宅区,上了正路,速度提的更快,超过一辆辆车,她心里慢慢畅快了些,不料前面的?#20302;?#28982;一个急刹,她下意识的转了方向,迅速踩了刹车。
随即,一股巨大的力,猛的撞过来,她身子往边上一甩,因为没系?#36393;?#24102;,她有点稳不住身子。
?#36393;?#27668;?#19994;?#20986;来,她整个人一下就懵了。
外面变得嘈?#26377;?#38393;起来,车门被人狠狠拉开,有人叫她的名字,带着点儿急?#23567;?/div>
她睁眼,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个人。
她笑了下,把手伸出去,“景程……”
她抓住那只手,牢牢的抓住。
是老天的错,一切都是老天的错。
她这样想,后便失去了知觉。

林温暖做了个?#21361;?#26790;到?#32422;?#36824;跟外婆一起住在乡下。天天去山脚下的别墅门口,偷看里面长得好看的小哥哥。
有一天,小哥哥走出来,给了她一颗糖。她笑的灿烂,把糖果珍藏,过了很多年,都舍不得吃。
后来她发现?#24525;?#36824;甜的,是他的嘴。尝过一次就上瘾了,再也戒不掉了。
她睁开眼,人躺在医院,耳边有男人醇厚的声音,低语着,很温柔,像是在哄人。
她侧过头,男人站在窗前,正在打电话。
他似是有所察觉,回头,目光还是冷的。
他身上还是那件烟灰色的西装,只是比之刚才,似乎不那?#36176;?#20102;,领带都是松开的。
陆政慎给她倒了杯温水,递到她手里,“幸好没事。”
林温暖垂着眼,浅抿了一口,温热的水划过喉咙,让她稍稍缓过来一些。
“不要打萧萧的主意。”
林温暖捏着杯子的手微紧,“那是你的儿子,让他?#29486;?#24402;宗有什么不对?”
他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,“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。”
“这已经关系到我的利益!你妈让我生孩子,日程都安排上了,让我们周四去那边做试管,难道你真要我生?”她有点拿捏不准他的心思。
他坐下来,“到也没什么不妥。”
林温暖一顿,“你说什么?”
“你生,我自是会给足你好处。”他拿出谈生意的姿态,眼里满是算计。
林温暖握着杯子的手微微发颤,努力克制着,不让杯子里的水冲出去。
“孩子出生之后,不需要你亲自抚养,若是有一天,我们的婚姻结束,孩子也不会成为你的负累。”
话音未落,一整杯温热的水,全?#31185;?#22312;了陆政慎的脸上。
他闭眼,?#21254;?#26087;淡定如山,不怒不恼,慢条斯理拿出帕子,擦干净脸上的水,垂着眸,漫不经心的说:“你生下孩子,日后?#38590;?#36153;我会给十倍,你这一辈子都不用为钱发愁。”
林温暖恨不得一巴掌呼过去,将他这冷漠自私的嘴脸,彻底打烂。
她咬着牙,深吸一口气,手里还紧紧握着那只空杯子,她是?#38745;?#31185;的医生,她知道生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可怕,那些伤害,是不可逆的。
她绝对不会给一个不相干的男人生孩子,给再多钱都不?#23567;?/div>
“哼,你就不怕冯梨薇发疯么?”
“只要你点头,她那边我自然会安抚好。”
“我不生。”她冷淡的语气里压制着怒火。
“是周四下午对么?”他拿着手机,不知道在搞什么,完全不理会她的意愿。
纵是再好的脾气,也是有底线的。
“陆政慎!”她逐字喊他的名字,每一个字几乎从牙缝挤出来。
“你要是不想做试管,其他途经也?#23567;!?#20182;终于擦干净脸上的水,抬了眼,一本正经的看着她。
其他途经?林温暖一愣,脸颊微红,哼了一声,“我不会给你生孩子,绝对不会!”
林温暖没什么大碍,住了半天院就回家了。
陆政慎一直陪着,关于孩子的话题,无疾而终。
可这?#38706;?#21364;一直挂在她心里,难以释怀。
陆政慎做事,向来说到做到,他若是要她生,那她就真的是非生不可。
晚上吃饭,还是她主动挑起了话题,软了语气,放低了姿态,“生孩子不是小事,如果真的生了孩子,我们两就等于永远绑在一起,就算婚姻结束,因为孩子,我们之间也会一直有牵连。”
“我们说好的,一开始就说好了,你帮我,我帮你。互不干涉,我不干涉你在外面怎样,你也不会干涉我的私人生活,更不会强求我做不?#19981;?#20570;的?#38706;!?/div>
“陆政慎,白纸黑字,我们都写清楚的。你现在,这是强人所难。”
他垂着眼,继续若无其事的吃着菜,默了一会,淡声道:“这段婚姻没有意外情况,可以存蓄到你我寿终正寝。”
简单点说,就是一辈子。
林温暖一愣,然后冷笑,“陆三少可真会开玩笑。”
他们要是一辈子,冯梨薇怕是真的要疯掉了。
他停了筷子,抬眼,“我很认真。”
“你这话的意思,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他彻底放下筷子,眯眸,“给我生孩子,很委屈?”
林温暖低笑,笑声里夹杂着一丝嘲弄,“那您以为,给您生孩子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?#38706;?#21527;?陆先生,我是不是要提醒您一下,您已经有一个儿子了。”
“既然别人已经给您生了,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?”她彻?#36164;?#20102;胃口,“您还是跟您爱人,好好商量一下,您让她大可放?#27169;?#25105;也没那么想当后母,总有一天,这位置,她的儿子都会还给她的。”
她预备回房。
陆政慎抽了纸巾,擦了擦嘴,幽幽开口,“听说你爸最近又投资失败,欠了不少钱。”

她动作一顿。
“你该?#21485;?#20182;,年纪大了,还是想些清福,不要再折腾了。我并不是想跟他?#24179;?#20160;么,只是我也厌烦,被?#35828;?#25104;是提款机。”
他的话不轻不重,但威力很足。
她回头,怒不可遏,“你在威胁我?”
“不是,我只是在跟你商量。其实我也不赞成试管婴儿这个法子,传出去,对你对我都不好。我倒是比?#26174;?#25104;用传统的法子生孩子。”
“混蛋!”他怎么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这番话?还说的一本正经,像是在讨论什么重大的学术理论。
他倏地扬唇,露出浅薄的笑,这突如其来的笑,让林温暖愣了愣。
陆政慎就是个祸害,依仗着这一张脸,勾魂夺魄。纵使毫无感情,那双眼睛却无时无刻不对着人放电。
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林温暖面皮子薄,脸当即就红了,“神经病!”
她说着,将筷子一?#27169;?#36215;身就要回房。
陆政慎说:“你还是好好考虑考?#29301;?#36825;?#38706;?#23545;你没有坏处。”
林温暖步子没停,径直走进了房间,嘭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陆政慎把纸巾放在一侧,低眸浅笑,手机适时响起,他淡淡扫了一眼,来电是林弘毅。
他挑了下眉,拿起接听。
“政慎,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空,我有些?#38706;?#24819;跟你谈谈。”
陆政慎没动,手指将纸巾从对角开?#23478;?#28857;一点的卷起来,“您说。”
“那个什么,我最近手头有点紧,不知道方不方便,借我点钱。你放?#27169;?#25105;很快就会还给你,只要过了这一阵。”
他的手指停住,轻轻摁压,笑说:“那?#35753;?#22825;晚上,我跟温暖过来吃?#20054;?#35828;。”
“这样,也好也好。”
“啊,对了。我跟温暖打算生个孩子,只是她可能看管了生孩子,有点怕,一时不太愿意。可我们毕竟结婚也有?#38382;比眨?#19968;直没有孩子,倒是给人落了话柄了。说我倒是无所谓,只怕是损了温暖的名誉。”
林弘毅哪里会听不出他这话里的意思,赶忙道:“你放?#27169;?#36825;?#38706;?#25105;来跟她说。”
“那就麻烦父亲了。”
“不麻烦,我也想早点抱外孙呢。呵?#29301;?#21621;呵呵。”他陪着笑。
挂?#35828;?#35805;,陆政慎起身,拿了放在沙发背上的外套,走到房门口,轻叩了两下门,说:“我出去了。”
里头没人回应,他便又说了一句,“走了。”
林温暖坐在梳妆台前,冲着紧闭的门狠狠瞪了眼,自是没有理会。
这一晚,陆政慎没有回来,林温暖一夜未眠。
……
隔天,林温暖快下班的时候,接到了陆政慎的电话。
?#24052;?#19978;我有事,不去那边吃饭了,一会你顺路过来公司拿一下支?#34180;!?/div>
“什么支?#20445;俊?/div>
“你来拿就是。”
他没有多言,说完就给挂了。
林温暖将手机拍在桌面上,虽气不过,但下班后,她还是先去了公司一趟,其实坐地铁并不顺路,她转了好几?#39034;?#23376;。
吭哧吭哧的到了宏仁集团,到了大门口,她给陆政慎打?#35828;?#35805;。
那头反倒是不高兴了,“怎么那?#36176;恚俊?/div>
她忍着脾气,说:“我坐地铁过来,已经很快了。”
“但我现在不在公?#23613;!?/div>
“但我现在不在公?#23613;!?div align="left">陆政慎的口吻着?#21040;?#20154;生气。
林温暖压住火气,“那算了,再晚点我要赶不上吃饭。”
“我现在在金盛酒店,你过来取了支?#20445;?#25105;让司机送你回去。”他仿佛听不懂人话,好似对着?#32422;?#25163;下,直接下达命令。
“明天我?#20882;职?#20146;自去拿。”
电话那边默了两秒,“你给你父亲打个电话,我昨天答应了他会把给他。到时你父亲觉得是我摆谱,不肯将这钱给他。”
“放?#27169;?#25105;会跟他解释清楚。”
她抛下这句话,就直接把电话给撂下了。不知怎么,总觉得这人是话里有话,稍有不慎,就得掉进他的圈套里。
她将手机揣进口袋,就往地铁站去。
这边有直达线,到了那边还得步行一?#28201;罰?#31639;算时间,到家正好能赶上开饭时间。
然,刚到地铁站门口,林弘毅的电话就来了。
她没往下走,站到旁边把电话接起来,“我今天……”
“你这个死?#23601;罰?#20320;为什?#21254;?#36319;陆政慎说我不需要那?#26159;?#20102;?”林温暖的话都还没说完,林弘毅劈?#29359;?#33080;骂了过来,“你是不是想看着我死?!这几年,我叫你做什么你都不?#29486;觶?#20320;不做也就算了,我?#32422;?#25918;下这老脸,亲自去求!你倒好,随随便便一句话,就替我拒了这?#26159;?#20320;知不知道这?#26159;?#23545;我有多重要?!”
“不是……”
林弘毅似乎很生气,完全不听她?#19981;埃?#20063;不给她说话的机会,“我当初也没让你嫁过去,是你瞒着我,替了温馨嫁过去的!你现在给我捣什么乱?我让你嫁进去是叫你去当摆设,让你去当笑话的么?!”
“我把话放这儿,你今天要么带着陆政慎过来,要么就带着我那?#26159;?#36807;来!不然,你就不用来了!我也就没你这个女儿!”
林温暖心里本就憋着一口气,气性上来,也忍不住,回道:“那我就不来了!”
说完,不给林弘毅骂?#35828;?#26426;会,直接把电话给挂了。
她站在楼梯口,满肚子火,想就这么破罐子破摔!管他是死是活,是好是坏!
可气过头之后,脑子又冷静下来。
当初一时意气做的选择,她怪不了任何人,一切都得?#32422;?#21463;着。
大姐对她不也错,总是不好要她为难。出了事情,赌气也没用。再者,那到底也是她的家,真有个什么?#38706;?#22905;也讨不到好。
她深吸口气,拿出手机,给陆政慎打了过去。
好一会,他才接起来,电话那边起初很闹腾,而后便安静下来,他咳了声,开口:“怎么?”
林温暖心平气和,道:“我过来拿支?#34180;!?/div>
?#29677;擰!?/div>
“这边到金盛酒店估计得大半个小?#20445;?#20320;在那儿等我,别乱跑了。”
“你来。”
“到了给你电话。”
说完,她收线,百度好了路线,就去挤地铁。
这个时间段是高峰期,人潮拥挤,她这小身板,费了老大劲,还是错过了站点,没来?#30473;?#19979;,到金盛酒店的时候,天都擦黑了。
她狼狈兮兮的,站在酒店门口,给陆政慎打?#35828;?#35805;。
他却说助理喝醉了,而他走不开,叫她进去拿。
都到这里了,她也不拿乔。按照他说的,坐电梯到了六楼,找到620包间。她没敲门,给陆政慎发了信息,告诉他?#32422;?#24050;经到门口了。
信息刚发完,眼前的这扇门便开了。
林温暖感觉到一?#25159;?#27668;扑面而来,陆政慎只着一件白色?#22218;攏?#39046;带微松,眼里带着盈盈笑意,看着像是变了个人,多?#35828;憷说礎?/div>
她微微愣了愣。
里头热闹的气氛,与门外清冷的她,形成了鲜明对?#21462;?/div>
她挤了一路的地铁,人有些疲惫,头发松散,看着就没什么精神。
她抬手捋了下头发,伸出手,?#29240;薄!?/div>
他浅笑,松开握着门把的手,伸手过来,啪的一声,掌心拍在她的手掌上,顺势握住,轻轻一拉,将她拉进了包间的门。

6800.jpg ?#36176;?#25972;版关注公众号 铭城阅读 回复 你赐我满身风雨

TA的其他文章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这家伙很懒,没有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广告业务|关于我们|下载APP|写手之家 ( 湘ICP备17024436号 )|网站地图|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
星空棋牌官网送88 黄金股票 股票涨跌原理 3d开奖直播 青海快三投注技巧 2018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晓游棋牌 手机安装目录 哪些网站买彩票正规 手游棋牌排行 体坛网双色球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