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
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
写手这家公众号

第1章 目睹?#32422;?#34987;火化
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,准备后事吧。”
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,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,尤其是母亲的哭声,分外尖锐。
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,林羽并不是第一个,对此他并不后悔,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。
父亲死的早,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,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?#28023;?#19982;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,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。
“该死的老天。”
好人果真没有好报,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,眼皮再也撑不住,缓缓合上。
“我的儿啊!”
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,他睁眼一看,发现?#32422;?#27492;时竟然站在床尾,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。
“妈,你哭什么,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?”
林羽大喜,以为?#32422;?#31070;奇痊愈了,伸手一拍母亲,发现?#32422;?#30340;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?#20889;?#20102;过去。
母亲没有丝毫的?#20174;Γ?#20381;旧扑在床上痛哭。
林羽神色一变,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?#32422;海?#38754;色干瘪发青,显然已经没了生气。
我死了?
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?#32422;海?#21457;现身子有些虚白,而且微微有些透明。
林羽大惊,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!
无论他说什么,做什么,母亲都感受不到。
在护士的帮助下,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,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。
母亲跟着上了车,坐在他的尸体旁,紧紧的攥着他的手,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,“羽儿,你放心走,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,立马就下去陪你。”
对于她来说,儿子就是她的全部,儿子死了,她活在世上,也没有任?#25105;?#20041;了。
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,林羽顿时急了,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,但是没有任何作用,?#30475;?#22352;起的,都只有?#32422;?#30340;魂魄。
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,缴费之后,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,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,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。
?#23433;?#35201;!”
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,林羽瞬间?#35272;!?/div>
随着肉身的燃烧,林羽感觉?#32422;?#30340;意识正在变弱,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,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。
与此同时,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,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,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?#32422;?#20932;厉的?#21307;?#22768;。
地狱!
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?#30475;?#30340;恐惧感瞬间将他?#22530;弧?/div>
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?#39029;?#20081;撞,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,而且速率越来越快。
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,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。
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,?#21307;?#20013;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?#19968;?#20013;焕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,自小戴到现在,穿寿衣的时候,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。
吊坠光芒越来越盛,随后砰的一声破裂,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?#20889;?#20986;,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。
紧接着他脑海?#20889;?#26469;一个苍老的声音,“我乃你祖上圣人,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传人,得我医道术法,悬壶济世,渡人渡己……”
随后声音消散,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的脑海,医道玄术、修行法诀?#30333;?#19978;的一些游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羽的脑海?#23567;?/div>
阅读?#25293;?#28023;中的信息,林羽感觉十分兴奋,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。
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,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,?#32422;?#24050;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。
这个念头闪过,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?#19988;洹?/div>
?#19988;?#26174;示,通过还魂术,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。
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?#21307;?#20102;,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,“肉身陨灭,化鬼,觅活体,后附之。”
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,意思是说?#32422;?#32905;身损坏,要想复活的话,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,找别人的肉身附体。
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,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,况且?#32422;?#35201;是上了别人的身,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?
犹豫的功夫,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,只剩下了一道幻影,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。
林羽咬咬?#28291;?#30475;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,突然来了主意,死人不行,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?
数分钟后,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?#37266;?#20013;心。
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,一辈子都醒不过来,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,林羽认为,选这种人附身,就不算杀人。
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,寻找合适的身体。
但发现?#32422;?#30340;意?#23545;?#26469;越淡薄,很快将要消弭殆尽,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。
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,瞅准一个二十?#27492;?#30340;?#34892;?#26893;物人,念起还魂术,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,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。
“你逃不掉的!”
与此同时,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?#21307;校?#38543;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。
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,只感觉强光刺眼,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,低头一看,?#32422;?#27491;躺在病房里。
成功了!
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,猛地坐起,看了眼?#32422;?#30340;新身体,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,接着跳下了床,但脚一落地,身子一个踉?#20035;?#21040;了地上。
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,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。
林羽踉跄?#25490;?#36215;来,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,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,触摸着床和?#22870;冢?#24863;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,感觉?#36879;?#20570;梦一样,?#32422;?#26152;天才死,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。
稍微活动下,适应了这具新身体,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?#28023;?#20182;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,就是去见?#32422;?#30340;母亲。
此时包子店里?#20223;?#20102;人,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。
为了给林羽做手术,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,得知林羽死了,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。
“你们放?#27169;?#25105;这几天就把店卖了,拿到钱就还给你们,求你们先离开吧。”
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,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,儿子刚走,她不希望他走的?#35805;?#23425;。
?#23433;藎?#20320;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,你儿子都死了,我们一走,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?”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。
“你们放?#27169;?#25105;肯定不会跑的,我凑够钱,马上就还给你们。”
?#23433;?#34892;,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!?#34987;?#27611;不依不饶。
“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,你们也知道,为了给我儿子治病,钱都花光了……”
林羽母亲心如?#38497;睿?#27801;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。
“没钱也行,这样吧,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,就?#34987;?#20538;了。?#34987;?#27611;眼睛滴溜一转,说出了?#32422;?#30495;正的目的。
林羽母亲微微一怔,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,虽然有些老旧,但是地段很好,?#20945;?#28165;海现在的房价,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,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。
但是现在儿子死了,家也就没了,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,还清债,?#32422;?#20063;就能安心的去了。
想到这里,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,刚要答应,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。
?#23433;?#34892;!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,你们这是抢劫!”
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。
?#23433;?#20320;妈的,哪来的野崽子,关你屁事!?#34987;?#27611;气不打一出来,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,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,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。
林羽下意识一躲,伸手一推,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,飞了足足有五六?#33258;叮?#22312;空中划过一到弧线,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。
“给老子弄死他!”
黄毛捂着胸口?#21307;?#20102;两声,随后一声令下,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,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林羽连忙抬手还击。
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,小混混们?#21307;?#36830;连。
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,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,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,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。
只需要一拳,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。
林羽?#32422;?#20063;无?#26085;?#24778;,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,没想到竟然是真的,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?#21482;?#24930;,很好躲避。
“报警!报警!”
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,他见过能打的,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,简直非人类啊。
一听要报警,林羽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,急声道:“小伙子,他们要报警了,你快走吧,这里我来处理。”
“妈,你说的什么话啊,我哪儿能扔下您啊。”
林羽高兴地眼泪?#23478;?#20986;来了,还能活着见到?#19979;瑁?#30495;是太好了。
听到他的称呼,母亲微微一怔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。
看着母亲的眼神,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,?#32422;?#26159;活过来了,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,母亲根本不认识?#32422;骸?/div>
?#23433;?#22909;意?#21450;?#23016;,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,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,您别介意。”
林羽怕说出?#32422;?#30340;真实身份吓?#30340;?#20146;,急忙编了个瞎话。
“没关系,小伙子,你快走吧,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。”林羽母亲一边说,一边把他往外推。
林羽没答话,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,筷子飞速射向黄毛,砰的一声,将黄毛刚按上110的手机钉到了墙上。
黄毛吓得脸都白了,墙上的筷子离着?#32422;?#32819;朵也就一厘米,要是稍微出点偏差,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?#32422;?#30340;脑袋。
“救命啊!杀人了!救命啊!?#34987;?#27611;吓得顿时?#21307;?#20102;起来,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,明明是他们先欠?#32422;?#38065;的啊。
“别嚷嚷了,这钱我替秦阿姨还!”
林羽冷声说道,既然?#32422;?#22797;活了,那这些债理应由?#32422;?#26469;还。
“小伙子,这怎么能行,你我第一次见,怎么能让你替?#19968;?#38065;?”林羽母?#23376;?#20123;疑惑的看着林羽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,她并不吃惊,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,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,很多好心人?#23478;?#26469;给儿子送行,她都谢绝了。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那你把钱给我们吧。?#34987;?#27611;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,只要能拿到钱,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
“给我三天时间。”林羽说道。
?#21834;被?#27611;有些无语,说的这么牛逼,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。
“怎么?你不相信我?”
见黄毛没说话,林羽皱了皱眉头,语气有些冰冷。
“相信,相信,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?#32844;桑俊?#30475;着林羽冰冷的眼神,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名字?
对啊,早?#29486;?#30340;急,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。
“你放?#27169;?#25105;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,这样,三天后,还是这里,你只管过来,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。”
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,全?#24213;约?#36825;具身体。
他心想既然能住在?#37266;?#20013;?#27169;?#36825;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,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,先要来用用,等?#32422;?#36186;了钱,再还回去。
见识过林羽的身手,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,刚要点?#21453;?#24212;,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,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。
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,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,车门一开,迈出来一截白皙修长的美腿,随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,身穿白色波西米亚长裙的美女。
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,摘下墨镜,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?#26412;?#20026;天人,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。
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,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。
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,微微皱了皱眉头,接着快步走了进来。
“美女,买包子吗,要什么馅儿的?”
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,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,见人就这么一腔,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。
“你叫我什么?”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语气不悦。
“美女啊。”
林羽觉得?#32422;?#30340;称呼没问题,不禁有些疑惑,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。
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,冷声道:“行啊,何家荣,昏迷两个月,连?#32422;?#32769;婆都不认识了。”
第2章 别人家的老婆
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?#29275;?#25152;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。
黄毛内心暗自佩服,牛人啊,这么漂亮的老?#29275;?#35828;不认就不认了。
林羽起先有些惊讶,随后就是纳闷,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?#25484;?#36890;通的,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?#29275;?/div>
看到外面的宝马X5,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,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,这下好办了,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。
“老……老?#29275;?#25105;这不?#25307;?#36807;来,跟你开个玩笑嘛。”
林羽讪讪的笑了笑,第一次叫人家老?#29275;?#36824;有些不适应,接着说道:“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,你把我银行卡给我,我好取钱还人家。”
“银行卡?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?”长裙美女冷声道。
“啊?那我的积蓄都放在?#27169;?#20320;帮我保管吗?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。”林羽有些纳闷,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。
“积蓄?”
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,有些气愤的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,这二十多年来,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,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?”
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,众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。
黄毛内?#27597;优?#26381;了,偶像啊,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,还吃软饭!
林羽?#25104;?#35828;不出的尴尬,这下他听明白了,什么富二代,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。
“小伙子,谢谢你的好意,这钱不用你帮?#19968;梗?#25105;?#32422;?#33021;处理。”林羽母?#20934;?#24537;替他解围。
“阿姨,我是林羽的好?#20540;埽?#36825;钱我肯定会帮您还,您给我一些时间。”林羽硬着头皮说道。
吃人家的嘴短,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,?#32422;?#20063;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,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。
随后林羽打了个欠条,按上手印,交给了黄毛。
黄毛见林羽老婆开那么好的车,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,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,临走前还不忘贪婪的在长裙美女白皙的小腿上扫了几眼。
“这?#26159;?#25105;可不会帮你还。”长裙美女冷声道,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义气了,一醒过来就跑来替?#32422;?#30340;狐朋狗友还钱。
“放?#27169;?#25105;?#32422;?#33021;还。”
林羽略微有些不爽,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,但是对?#32422;?#19976;夫态度也太差了吧,当着外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。
“小伙子,你这是何必呢,这些债我?#32422;?#33021;还的。”林羽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,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?#32422;?#25552;起过有这么个?#38376;?#21451;啊。
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阿姨,林羽不在了,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,我给您养老送终。”
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,母亲明明就在眼前,?#32422;?#21364;不能与她相认,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,实属大不孝。
“阿姨,明天?#20197;?#26469;看您。”
趁眼泪没出来,林羽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,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,哽咽道:“阿姨,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话,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,您应该珍惜生命,好好活下去,把他那份?#19981;?#19979;去。”
说完林羽再没犹豫,走出了包子店。
林羽母亲心头一震,?#36530;?#30340;看着林羽的背影发呆。
长裙美女看了林羽母亲一眼,没说话,转身跟了出去。
上车后,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:“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,但你?#25307;?#36807;来,起码得跟我说声吧,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?”
?#23433;?#22909;意思,下次不会了。”林羽语气有些冰冷,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?#32422;?#30340;母亲。
见他神情冷漠,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,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,用力的挂上?#25285;?#39537;车返回?#37266;?#20013;心。
医生给林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,显示一切正常,随后便给林羽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,感觉有些梦幻,突然间就多了个这么漂亮的老?#29275;?#23454;在有些难以适应。
同时他内心也有些自责,?#32422;喊?#21344;了人家的身体,?#32844;?#21344;了人家的老?#29275;?#30495;的好吗?
一想到晚上要跟长裙美女同床共枕,他就心跳的厉害。
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,毕竟?#32422;?#36830;她的名字都不知道,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,最后也没开口。
其实林羽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,但?#32422;?#36824;没失忆她都对?#32422;?#36825;?#24202;睿?#35201;是失忆了,还指不定怎么虐待?#32422;?#21602;。
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,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,接着把?#20302;?#36335;边一停,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羽说道:“诊所那边有个急诊,我得赶回去,你?#32422;?#25171;个车回家吧,我爸妈都在家。”
“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,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。”林羽迟疑一下说道,?#32422;?#36830;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,回去后得多尴尬啊。
帮忙?
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,这话从一个饭?#30333;?#37324;说出来,真是可笑。
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,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,诊所规模不大,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,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。
长裙美女刚进去,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跑过来急声道:“江主任,您快去看看吧,都两剂退烧针了,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,嗓子都哭哑了。”
长裙美女急忙换上白大褂,快步走向里面的诊室。
江颜。
林羽从她胸口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,忍不住感叹道,人有气?#21097;?#21517;字也不赖。
诊?#20381;?#19968;对年轻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,那孩子也就三四岁,整张脸赤红,跟火烧一样,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?#36361;?#30475;起来十分的焦躁,嗓子都哭哑了,声音尖锐刺耳,时不时伴有一阵干?#24359;?/div>
林羽看到这一?#24187;?#22836;瞬间皱了起来,不知是不是花了眼,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。
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,并不是因为尖锐,而是奇怪,说不上来的奇怪。
“江主任,你可来了!”年轻夫妇看到江颜后仿佛看到了救星。
江颜摸了摸孩子的额头,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,说道:“没事,就是受了惊吓,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。”
随后江颜?#24895;?#30524;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,顺便?#27809;?#22763;开一针镇定剂。
“江主任,这孩子今天怎么哭闹的这么厉害,而?#19968;?#24178;呕,前几天并没有过啊。”年轻妇人满头大汗,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。
“你们怎么来的?开车吧?”江颜问道。
年轻夫妇点点头。
“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,这孩子晕车,所以?#20174;?#25165;这么强烈。”江颜说道。
“对对,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,我也是太着急了,所以车子开得很快。”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。
“没事,打一针镇静剂很快就好了。”江颜说道,对于?#32422;?#30340;医术,她向来十分有信心。
华安诊所作为一个社区诊所,能有今天的知名度,几乎全是她的功?#20572;?#36825;点小毛病,自然不在话下。
?#23433;?#33021;打镇静剂,她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,如果随便注射镇静剂的话,病情可能会更?#29616;亍!?/div>
护士已经把针袋和镇静剂取过来了,刚要准备打针,林羽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。
林羽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,现在又?#22363;?#20102;祖上的医术法典,医术飞升,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。
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,不能草率的注射镇静剂。
“?#20197;?#24037;作,请你出去!”江颜冷声喝道,面色?#25745;?#30340;瞪着林羽。
她工作的时候,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。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?”林羽没?#20889;?#29702;江颜,转头问向年轻夫?#23613;?/div>
年轻夫妇一愣,没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来?#32422;?#23401;子以前患过隐?#30149;?/div>
但是见江颜面色?#25745;?#24180;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,小心询问道:“江主任,这位也是大夫吗?”
“他是大夫?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!”
没等江颜说话,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,轻蔑的瞥了眼林羽,讽刺道:“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,清海职业?#22841;?#27605;业的高材生,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,俗称无业游民,全靠我们江主?#31389;?#27963;……”
“行了,别说了,何家荣,你先出去吧。”江颜冷声打断道,摊上这么个窝囊丈夫,?#32422;毫成?#20063;没光。
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羽一眼,心里直纳闷,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么孽,怎么会嫁给这么个废物。
林羽?#32422;?#20063;有些无语,连他?#32422;?#37117;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,这人也太窝囊了吧,被?#32422;?#32769;婆看不起也就罢了,?#32422;?#32769;婆的手下竟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。
“江主任说了,请你出去!”
见林羽站着没动,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林羽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,见人家这么不待见他,也再没说什么,转身出去了。
此时江颜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静剂,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,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,心里认定林羽就是个不懂装懂的?#24403;啤?/div>
江颜从针袋中取出一?#36887;?#38024;,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,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,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,说道:“一会儿就退烧了。”
站在诊所外面的林羽一脸郁闷,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人的身,?#32422;?#26159;活过来了,但这?#19981;?#30340;太窝囊了。
想起刚?#25293;?#23401;子的哭声,林羽十分纳闷,一个孩子的哭声,为什么会给?#32422;?#19968;种奇怪的感觉呢?
突然,他眼前一亮,猛地一拍手,惊道:“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声!”
第3章 得怪病的小女孩
林羽刚说完,诊所里面再次传来了这种怪异的哭声。
江颜和年轻夫妇都慌了,原本安静下来的孩子,突然间又剧烈的哭了起来,并且面目狰狞,不停地用手抓挠年轻妇人。
“江主任,你快看看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年轻妇人一边抓着孩子的手,一边焦急道。
江颜面色煞白,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后背,安抚孩子,心里慌作一?#29275;?#21018;才明明已经好了啊,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。
这时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,身体剧?#39029;?#25616;起来,眼睛翻白,口吐白沫,胸口猛烈起伏,显然有些窒息。
江颜?#25104;?#26356;加难看,急忙把孩子抱过来,放在床上平躺,双手叠?#24433;?#21387;孩子的胸膛做心肺?#27492;鍘?/div>
一旁的眼镜医生吓得大气都不?#39029;觶?#30475;这情况,是要出人命啊,恐怕?#32422;?#20063;得受到牵连。
“江主任,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!”年轻?#25937;搜?#35265;女儿?#25104;?#36234;来越白,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。
“你这个庸医!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!”年轻男子?#19981;?#20102;,一改平静的模样,突然破口大骂,“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让你陪葬!”
江颜额头满是冷汗,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,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,孩子双眼紧闭,面色发青,动也不动,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。
江颜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,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?#32422;?#20174;医这么多年,还?#29992;?#36935;见过这种情况。
“老子弄死你!”
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,年轻男子瞬间失去了理?#29301;?#20914;上去要打江颜。
眼镜医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,但体格太差,被年轻男子一脚踹到了墙角里,随后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颜头上扇去。
江颜吓得睫毛一颤,见躲不过去,只能咬牙?#37038;堋?/div>
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,江颜抬头一看,见男子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。
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。
“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开。
“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!”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颜怒吼,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。
“有?#20197;冢?#20320;女儿死不了。”林羽坚定道。
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羽,江颜一时间有些?#31168;保?#20869;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。
安全感?
怎么可能,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让?#32422;?#20135;生这种感觉?
“好,那你?#36879;?#25105;治,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!”年轻男子疯了似得大吼大?#23567;?/div>
林羽没搭理他,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。
“你干什么!你哪里会治病?”江颜过来拽了林羽一把,低声呵斥道。
“一直没告诉你,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,多少懂一些。”林羽瞎扯道。
“胡扯,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!”江颜一边说话,一边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打120了,虽然她心里知道,120来了之后也不过是接一具尸体。
她说话的功夫,林羽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来,右手四指并拢,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节,手掌中空,轻轻的在孩子后?#25745;?#20102;两下。
“你干什么!”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。
他话音未落,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?#20154;?#20102;两声,吐出一口浑浊的黑?#25285;?#25509;着再次哭了起来,不过因为长时间缺氧,没什么力气,声音不大,但听起来还是很怪异。
随后林羽将她正着抱上来,大拇指在她?#26412;?#20869;侧稍微按压了一下,小女孩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。
不过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闹,疯狂的用手抓挠林羽,表情狰狞,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。
林羽也不躲,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,深邃的眼神中?#20102;?#30528;炙热的光芒,宛如一团火。
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,练到一定的程度,只需一眼,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。
林羽现在十分确定,小女孩是被跟?#32422;?#31867;似的脏东西上身了,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?#32422;?#19968;样心善,要置小女孩于死地。
虽然现在林羽修为?#26143;常?#20294;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,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,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。
随后她用力的?#36361;?#20102;起来,从林羽身上跳了下去,快速跑向瘫坐在地上的年轻妇人,一把抱住年轻妇人的脖子,乖巧道:“妈妈,我好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看到女儿恢复正常,年轻夫妇?#32769;?#33509;狂,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。
江?#25307;?#30528;的心立马放了下来,有些自责,?#32422;?#24590;么没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。
接着她有些?#25745;?#30340;看向林羽,这个废物到底知不知道?#32422;?#22312;干什么,他根本不会医术,?#36879;页?#33021;,能?#30007;?#27835;好小女孩,完全是走了狗屎运,要是小女孩有个三长两短,他也得跟着担责。
不过她心里多少对林羽有些感激,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后躲,今天竟然为了?#32422;?#31449;了出来,可见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。
“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,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,要想根治,还得扎几针。”林羽盯着小女孩说道。
?#23433;唬?#22920;妈,我不扎针,我已经好了。”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胆?#21360;?/div>
“你瞎说什么!”
江颜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,这个废物,不知道见好就收,还真把?#32422;?#24403;医生了。
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,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,冷哼道:“还敢让你们治?那我是嫌我女儿活长了。”
“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。”
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,有些不?#33579;约?#26126;明才救了他女儿的命,不感激也就罢了,态度竟然这么恶?#21360;?/div>
?#23433;?#20320;妈的,你诅咒谁呢!”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来,作势要动手,年轻妇女赶紧拽了他一把。
年轻男子这才压住火气,抱起女儿就往外走,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,“我姐夫是卫生?#25351;本?#38271;,你们诊所等着被查吧。”
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,没说话,快步跟了出去。
江?#25307;?#22836;多少有些酸楚,以往?#32422;?#32473;他们孩子治病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,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,瞬间就变为仇人了。
“人情冷暖,很正常,别往心里去。”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,轻声安慰了一句。
“对于?#32422;?#27809;接触过的领域,以后少不懂装懂!”
江颜压根不领情,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没再搭理他,忙?#32422;?#30340;去了。
“狗屎运。”
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,给了林羽一个白眼。
这诊所都些啥人啊,?#32422;?#21018;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。
林羽很无语,突然很想去死,再死一次,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,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。
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?#24076;?#19968;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,说这事没完,年轻妇人劝他算了,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。
“狗屁的主任,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,差点害欣欣没命了!”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,“还有她那个?#24403;?#32769;公,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,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,我非?#20154;?#19981;可!”
说完他?#36879;?#21355;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,把刚才的事情添?#22270;?#37259;的说了一番。
年轻妇人没敢说话,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么?#29616;亍?/div>
年轻妇人叫孙敏,丈夫叫吴建国,家境优渥,所以为人?#21709;?#20123;。
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,前年刚刚退休,也正是因为父亲的?#20498;剩?#22992;夫才当上了卫生?#25351;本?#38271;,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。
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,对他们而言,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。
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,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,摸摸孩子的头,发现一切正常,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。
但还没来得及高兴,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,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,胸口剧烈起伏,有些喘不上气。
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,连忙开车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。
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,一口咬定是江颜把女儿害成这样的。
吴金元面色铁青,一声不吭,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,他相信孙女会没事,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,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。
整个清海市,能请动他亲自做手术的,屈指可数。
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,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,满头大汉的说道:“吴老,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,孩子恐怕保……保不住了……”
孙敏?#25512;牌?#19968;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,抱头痛哭。
“怎么可能!”吴建国一下窜上来,对着李浩明吼道:“治不好我女儿,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!”
“建国!”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,强忍着悲痛问道:“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”
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,说:“凭我们医院的能力,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。”
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,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。
其?#28404;?#37329;元心里清楚,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,那去哪里都是徒劳。
“爸,我知道怎么能救欣?#28291; ?/div>
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?#20381;?#30340;女儿,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?#22530;?#36848;了一番。
李浩明不敢耽搁,急忙冲进去?#20945;?#21556;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,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,但是没有任何效果。
?#23433;?#21487;能啊!”吴建国目瞪口呆,?#25104;?#35910;大的?#24618;?#38713;雳啪的往下落。
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,也顾不上哭了,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。
“吴老,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来,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。?#23849;?#28009;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。
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,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。
“胡闹!?#20197;?#21578;诉过你为人要沉稳!”
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,厉声道:“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!”
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为局长的威?#24076;?#23567;跑着往外跑去,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。
江颜忙着在诊?#20381;?#32473;病人看病,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,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。
这算什么男人啊,?#32422;?#32769;婆在里面累?#35272;?#27963;,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。
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,只见一辆白色面包?#20302;?#22312;了门外,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。
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?#31181;?#26381;的男子,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,只见他大手一挥,说道:“给我查,好好查!”

1.png

继续阅读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关键词 最佳女婿

TA的其他文章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这?#19968;?#24456;懒,没有签名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