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
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
写手这家公众号

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天空中,为繁华热闹的江城更添几分魅惑神秘。
建筑宏伟,犹如城堡般的古家别墅,此刻张灯结彩,散发着浓浓的喜庆气息。
装修精致简约的卧室大床上,女人精致白皙的脸上,溢出一层细密的汗珠,今天是她的新婚夜——不,应该说是迟到四年的新婚夜。
看着五官深刻挺拔,俊美如嫡仙般的男子,女人心生退意,刚要起身下.床,耳边响起婆婆尖锐刺耳的声音。
“许诺,不管你同不同意,觉得这个方法有多么离谱,这都是你应尽的义务,你不仅是墨琰的妻子,还是把墨琰害成植物人昏睡四年的凶手,灵仙寺大师说了,今天晚上是你们的良辰吉日,若是错过吉时,耽误墨琰醒过来的大事,你就是古家永远的罪人。”
四年前,许诺去男友生日宴的路上,车子突然失控,不可控制的重重撞上前面的车。
而车里的人是江城第一豪门?#22363;?#20154;古墨琰,人称商界鬼才,有貌美如花的未婚妻,是江城最意气风发的男子,拥有不?#19978;?#37327;的锦绣人生。
被许?#30340;?#19968;撞,导致他成为植物人。
为了不让许诺坐.牢,许诺的父亲,将许氏集团送给古家。
古家在收下许氏集团的同时,也提出一个条件,让她嫁给古墨琰,一辈子为他赎罪。
嫁给古墨琰四年来,许?#24471;?#22825;小心翼翼,无微不致的照顾他,仔细观察他任?#25105;?#20010;细微的变化,只为了有一天能让古墨琰醒过来,。
一个星期前,为儿子办完百日宴后,她像往常一样为他打理,看到他身体有了反.应,便告诉了医生。
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医生居然委婉提出建议,让她用夫.妻.生.活来刺.激古墨琰的知觉,婆婆更是夸张的请来江城最德高望重的灵仙寺大师算日子。
一开始许诺觉得这是天底下最离谱的事情,后来想起车祸那天,古墨琰未婚妻衣.衫.不.整的模样,知道当时他和未婚妻在车里有亲.密.行.为。
许诺心里动摇了。
或许,这个离谱的方法真的可以唤醒古墨琰。
看着床头墙上贴着的两个大红喜字,想着古家人期待的目光,许诺一双潋滟的双眸重新覆上坚定之色。
不管她是不是古墨琰的妻子,她造成他变成植物人,是不可推卸的事实,于情于理,她都应该抓住任何唤醒他的机会。
重新下定决定后,许?#30340;?#20809;看着古墨琰,观察他的面部表情有没有变化。
不得不说,古墨琰真的很英俊,虽然昏睡了四年,但容颜并没有变化,五官刚毅,棱角分明,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,长而微卷的眼睫毛,为他刚毅的五官平添一抹柔和,犹如神谪般俊逸非凡。
许诺的视线最后停留在古墨琰的唇瓣上,无形之中,身后?#36335;?#26377;一抹强大的力量,让她不由自主的向古墨琰靠近,靠近,再靠近……
就在她?#19968;?#33394;粉润的唇即将靠近他时,原本双眼紧闭的古墨琰突然睁开眼睛。
许诺像是偷吃糖果被大人发现的孩子,连忙抬起头,一张红润的脸变得更加滚烫绯红。
古墨琰感觉到?#32422;?#34987;一抹火热包围着,感觉让他飘飘欲仙,忍不住想要更加深入……
第一眼印入古墨琰眼帘的是许?#30340;?#24352;像?#36824;?#33324;诱人又惊慌失措的脸。
当古墨琰仔细看清楚许诺的脸,感受到身体的异.样时,古墨琰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蓦然充满浓浓的杀.气和愤怒。
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在害他出车祸后,居然还敢对他用.?#20426;?/div>
古墨琰想要推开许诺,可是身体却像是?#36824;?#20102;铅一样动弹不得,就连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古墨琰根本就没有想到他这一觉醒来已经是四年后,他觉得是许诺对他动了手脚,耍了手段,才会让他浑身无力。
他活了26年,还没有人敢对他动歪心思,他第一想法就是要掐.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。
许诺看着古墨琰脸上一如四年前那天晚上?#26893;?#30340;嗜血表情,不知道古墨琰不能动弹的她,迅速与古墨琰保持一?#20255;?#20840;距离。
原本她是不怕死的,有了儿子这个软肋后,她开始怕死!
“你,你醒了,你感觉怎么样?#20426;?/div>
许诺声音紧张不已,虽然已经面对了他四年,但他清醒的时候还是第二次,他身上强大的气场让她本能畏惧。
感觉怎么样?
被一个小女人用.强,感觉当然很不爽。
尤其这个女人还是撞伤他的人。
古墨琰用尽全身的力气,想要从床上坐起来,尝试了几下,只是头轻轻动了几下。
见古墨琰想要坐起来,许诺连忙道:“你昏睡了四年,不要乱动,我这就去叫医生。”说着拿起手机打电话。
许诺的话对古墨琰来说,犹如晴天霹雳,大脑在飞速间快速动转,他想要大声质问,眼皮却越来越沉重,接着眼前一片黑暗,他失去了意识。
挂断电话,许诺看到古墨琰闭着双眼,轻声唤道:“古墨琰你怎么了?#20426;?/div>
古墨琰一动不动的没有任何反应,?#36335;?#21018;才的一幕是许诺做?#25105;?#33324;,什么也发生。
许诺刚穿好?#36335;?#25151;门被敲响,打开门,医生迅速走进卧室,身后跟着古墨琰的奶奶古老夫人和母亲陈静娴。
十几分钟后,检查完毕。
“医生,墨琰情况怎么样?#20426;?#21476;母眼里盛满了?#36828;?#23376;醒来的期待和紧张。
医生声音激动的道:“根据大少爷目前的情况来看,应该很快就可以醒过来。”
医生的话让古老夫人和陈静娴脸上露出几年不曾出现过的开?#30007;?#23481;。
许诺也很开?#27169;?#34429;然知道古墨琰的清醒,意味着她以后的生活不会好过,但她还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他能醒来。
至少,她的内心不用再受煎?#23613;?/div>
“谢天谢地,谢?#36824;?#38899;菩萨,我儿终于醒了。”古母连忙跑到观音佛像前跪下,双手合十,态度虔诚的拜了三下。
古老夫人声音激动的道:“古家祖上保佑,琰儿终于挺过这一关了。”说着看向许诺,心疼的道:“诺诺,奶奶要好好谢谢你,你想要什么?#20426;?/div>
“奶奶,这是我应……”
许诺的话被古母嫌弃的声音打断,“妈,你怎么还谢她?如果不是她,墨琰也不会变成植物人,她做什么都是她应该的。”
古老夫人目光严肃的看着儿?#20445;?#25105;知道你对许诺有诸多不满,这些年,许诺?#38405;?#29744;做的一切,你也看在眼里,?#36864;?#20320;身为墨琰的母亲,也没有像她?#38405;?#29744;一样周道仔细,没有人?#20154;?#26356;适合当墨琰的妻子,等墨琰醒来后,我希望你抛下一切成见,接纳诺诺,让他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。”
被古老夫人训斥,古母心里虽有百般不爽,却也没有?#24202;怠?/div>
知子莫若母,以她?#36828;?#23376;的了解,不用她出手,许诺很快就会被儿子扫地出门。
原以为古墨琰很快就会醒过来,谁知三天过去了,古墨琰还在昏迷,这让古家?#35828;?#24515;不已。
医生检查之后,觉得以古墨琰目前的良好?#21050;?#27809;有醒过来,应该是对他的刺激还不够大。
于是,古家?#35828;?#30446;光再一次射向许诺。
许诺打了一个哆嗦,不用说,她也明白他们的意思。
因为古墨琰确实醒过来几分钟,这让许?#24471;?#26377;理?#31245;?#25298;绝婆婆的要求。
况且,唤醒古墨琰是她的责任,?#24425;?#22905;这几年一直努力的事情,她也不想放弃。
为了最大程度刺激古墨琰的神经,许诺还鼓足勇气将婆婆送她的碟片观看了一遍。
一年前,做试管婴儿时,古家人知道她还是处子之身,所以在洞房那天,婆婆担心她未经人事没有经验,无法刺激古墨琰,就让人给了她一套碟片,让她务必要好好学习。
但是许?#24471;?#26377;勇气看。
如今对她来说,她就是给古墨琰治病的医生,身为医生,她应该摒弃一切杂乱的想法,尽一切办法治?#35980;?#20154;。
抱着这样的心态,许诺看那些影片的时候,也就不再觉得难为情。
原以为付出就会有收获,然而一个月过去了,古墨琰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,这让许诺心生退意。
虽然医生说古墨琰没有醒,但他身体变得越来?#35282;浚?#27668;色越来越好,?#24471;?#27835;疗还是非常有效果的,但她还是无法做到继续和一个植物人行夫妻之事,感觉?#32422;?#20687;个变态。
这天晚上,吃完晚饭后,许?#24471;?#26377;像往常一样上楼,而是坐在沙发上逗儿子玩。
古母走过来催促道:“许诺,你怎么还不上去?醒醒有我照顾,你快上楼。”说着伸手去抱醒醒。
许诺抱着醒醒的手收紧了一下,鼓足勇气看向古母,“婆婆,已经一个月了,也许我们应该换一种方法。”
古母对害他儿子昏迷的许诺厌恶?#33391;?#19981;允许许?#21040;?#22905;‘妈妈’这个亲密的字眼。
“换一种方法?#31354;?#22235;年来,什么方法没有用过,唯独这个方法才让墨琰清醒过,你怎么可以放弃?要不是你,墨琰会变成今天这样吗?#20426;?#21476;母声音咄咄逼?#35828;?#21917;斥。
“婆婆,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让墨琰醒过来,我只是觉得……”
后面的话许?#24471;?#26377;说出口,如果让婆婆知道她觉得和植物人同房很变态,只会让她情绪更加激动,更加怨恨她害得古墨琰变成植物人。
“?#28909;?#36825;样,赶紧上楼,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唤醒墨琰。”古母不悦的催促。
古老夫人目光愧疚的看着许诺,“奶奶知道这一个月难为你了,这样好了,今天再试最后一次,如果墨琰还是不醒,就换其他方法。”
看着古老夫?#35828;?#30446;光,许?#30331;?#36731;的点点头。
回到房间,看着床上俊美无双的古墨琰,心里暗想,气色看起来?#26085;?#24120;人?#25346;?#22909;的古墨琰,为什么就是不醒呢?
是不是应该换一种刺激方式,而不是一味的只用身体刺激?
许诺思考了一会,一双潋滟的双眸浮起一抹精芒,嘴角勾起坏坏的笑,修长白皙的小手轻轻触摸古墨琰的脸,声音充满得意,像极了一个恶毒的坏女人。
“古墨琰,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你醒过来。现在在古家,我是人人尊敬的古家大少奶奶,在公司,我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代理执?#20982;?#35009;。再过几年,等我彻底取得奶奶的信任,成为帝古集团的总裁,古家的一切就全是我许诺的了……”说这些的时候,许?#24471;?#26174;看到古墨琰不断起伏的胸口,表示她说的话他都能听到。
许诺心里一喜,继续扮演坏女?#35828;?#35282;色,坐在古墨琰的身上,手从他英俊的脸上慢慢下滑,一颗颗解开古墨琰白色衬衫的扣子……
“你放?#27169;?#31561;我拿到古家所有的一切,我不会不管你,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。虽然你意识沉睡,但不得不说,和外面的小?#21980;?#27604;,你的能力一点也不?#20154;?#20204;差,让我食髓知味。”
说着她的手顺着他光洁的腹部轻轻滑落到衬衫最后一?#25490;?#25187;……
纽扣在许诺的指尖轻轻松动解开,露出古墨琰结实而?#21046;?#22374;的腹?#20426;?/div>
虽然昏迷了四年,没有任?#21351;?#21160;的他,身材并没有走形,依然保持着她第一次为他洗澡时的紧致?#21050;?/div>
因为长期在室内没有晒到太阳的?#20498;剩?#20182;的皮肤很白,使他那张犹如神谪般英俊的脸多了几分超凡脱俗的仙气。
许诺深深吸了一口气,最后一次,不管他能不能醒过来,再试最后一次。
许诺闭着眼睛慢慢向古墨琰靠近,就在她的唇即将靠近古墨琰的唇时,她的胳?#35009;?#28982;被人用力握住。
许?#23265;?#24320;眼睛,看到一双充满?#24050;?#24594;火的嗜血双眸直直的盯着她。
“你想的很美,但你不会得逞。”古墨琰说着拿起床头花瓶朝许诺砸去。
在花瓶即将砸中她头部的那一刻,许诺连忙反应过来,迅速跑到地上,躲过花瓶的?#19981;鰲?/div>
“碰……”一声,花瓶在地上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响。
“你过来!”古墨琰盯着许诺,声音霸道的命令。
明知道他要杀她,还过去?她又不是傻子。
许诺一脸微笑道:“你醒了就好,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奶奶他们。”
许诺开门,发现门从外面锁住了。
“快开门,奶奶,婆婆,墨琰醒了,你们快开门啊!”
许诺一边拍门,一边回头,看到古墨琰已经从床上下来向她走来,更加用力的拍打。
可能是身体虚弱的原故,许诺看到他每一步?#23478;?#25671;晃晃,好像一阵大风就能吹倒似的。
在古墨琰经过花瓶碎片处时,身体剧烈的摇晃起来。
许诺心中一紧,飞快朝古墨琰跑去,在古墨琰即将倒下的那一刻,及时抱住他,成为他的人肉垫子。
“啊……?#26412;?#28872;的疼痛让许诺本能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吼,她?#36335;?#21548;到背后骨?#32321;?#31359;刺的声音。
还?#24202;?#21450;感受疼痛,她的脖子被古墨琰用力掐住。
“是谁给你的胆子?居然敢玩弄我?#20426;?#21476;墨琰声音冰冷的低吼。
从小到大,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,只有他威胁玩弄别人,?#21351;?#34987;人如此玩弄过?
这个女人在害他车祸成为植物人后,不顾他的意愿,把他当玩偶一般玩弄,还妄想霸占古家的家?#25285;?#36825;样的污辱,许诺万死都不能泄他心头之恨。
许诺想要掰开古墨琰的手,可是他的力气大得惊人,像铁钳一样,任她怎么反抗,他的手都纹丝不动。
许诺的脸涨得通红,长时间的窒息难受,使她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,抓着古墨琰的手慢慢松手,眼前一片黑暗。
古母推门进来,看到满地的碎片,然后是古墨琰压在许诺身上,双手掐着她的脖子,把她吓得连忙跑过去。
“墨琰,快松手!”古母用力瓣开古墨琰的手,她不是担?#30007;?#35834;,而是不想让她儿子手上沾染命?#28014;?/div>
想着许?#30340;?#20123;恶毒的话,古墨琰一?#38393;?#24819;杀了许诺,哪里肯松手,被古母拉开一只手后,又迅速掐住许诺的脖子。
随后走进来的古老夫人见状,连忙对身后的?#24230;说潰骸?#24555;把大少爷拉开。”
古墨琰是一个卧床四年的病人,哪里是几个?#24230;说?#23545;手,很快就被佣人拉开,扶到床上。
古老夫人让人扶起许诺,看到她白色睡?#36129;?#21518;被鲜血染得一片殷红刺目,?#25104;?#26356;是苍白如纸,几块花瓶的碎片插进许诺后?#24120;?#40092;血顺着碎片漫延往下流。
古来夫人紧张的问:“许诺,你怎么样?#20426;?#35265;许?#24471;?#26377;反应,忙道:“快叫医生来!”
古墨琰声音冰冷的命令,“把这个女人扔出去,不许给她看医生。”
古老夫人没有理会古墨琰的怒火,声音威严的道:“把少奶奶扶到?#22836;浚?#36214;紧让医生给她看看。”
…………
?#22836;?#37324;!
家庭医生很快就赶到给许诺处理伤口,看着医生从许诺后背上取出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花瓶碎片,古老夫?#35828;?#24515;的问:“医生,许?#30331;?#20917;怎么样?有没有生命危险?#20426;?/div>
“老夫人放?#27169;?#23569;夫人背上只是皮外?#32781;?#20241;养几天就好。”
古老夫人松了一口气,“没事就好。”
医生处理好许诺的伤口,古老夫人让佣人洛洛守着许诺,跟着医生到古墨琰卧室,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古墨琰不悦的声音。
“奶奶老糊涂了,你也跟着老糊涂?#23546;穡?#20320;怎么能答应奶奶让铭昊代替我娶许诺?是谁给你们的权利拿我的人生当儿戏?#20426;?/div>
“是我!”古老夫人无比霸气威严的道。
古墨琰目光不悦看向古老夫人,“没有我的认可,她就和我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?#23433;?#31649;你?#21916;?#35748;可,许诺是古家名媒正娶的孙媳妇,是你的合法妻子。”古老夫人目光严肃的道。
“奶奶,你知道她刚才说什么吗?她希望我一辈子不要醒过来,说她彻底取得你的信任后,就要霸占整个古家,把你们?#20960;?#20986;家门,这样可怕恶毒的女人,我怎么可能让她当我妻子?我要离婚。”古墨琰声音冷洌的道。
“墨琰,你一向聪明,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激将法都不懂,如果不是她说的那些话刺激你,你怎么能醒过来?许诺是个好女人,你昏迷这四年来,她对你的照顾无微不至,是我和你母亲都做不到的,只要你放下成见,你一定会喜欢她的。”古老夫人为许诺说?#27809;埃?#35797;?#20960;?#21464;古墨琰对许诺的坏印象。
古墨琰想到许诺飞快的冲过来?#20154;?#26102;的情景,对古老夫?#35828;?#35805;有几分相信。
当时的情况,她大可?#22278;?#31649;他。
许诺害他成为植物人,像活死人一样躺了一千多个日夜,失去宝贵的四年,更是在他昏迷之时玩弄他,他永远不会?#37038;?#22905;!
“我要和她离婚。”古墨琰声音冷漠的道。
“许诺嫁进古家四年来,孝敬长辈,侍候公婆,善待丈夫,又为古家生下曾孙,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家里公司?#21363;?#29702;得井井有条,若你坚持离婚,就净身出户。”古老夫人神色严肃的道。
古墨琰没想到他醒来后,没有得到奶奶一句嘘寒问暖,反而是她为了维护一个外人,让他净身出户。
“你为了一个外人,让我净身出户?#20426;?#21476;墨琰愤怒?#33391;?#36824;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,比起许诺,还有一个牵肠挂肚的人,“这件事情暂时不谈,雪儿那天?#24425;?#20102;重?#32781;?#22905;现在怎么样?#20426;?/font>
古墨琰口中的雪儿是他的未婚妻童雪,两人相恋三年,他对童雪宠爱?#33391;?#21363;使古老夫人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他也坚定的要娶童雪为妻。
古老夫人声音平静的道:“她死了!”
古墨琰瞳孔瞬间放大,震惊,悲?#32781;?#38590;受,不敢置信多种情绪汹?#32943;?#26469;,使他原本虚弱的身体剧烈?#20154;?#36215;来,因为悲伤过度,气血攻?#27169;?#19968;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,然后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“医生,快给他检查。”见古墨琰咳血晕例,古老夫人紧张的大?#21834;?/font>
古母见儿子吐血,气得大吼,“妈,你明知道墨琰?#25307;?#26469;,身体还经不起打击,你怎么能告诉他真相?#20426;?/font>
古老夫人也很紧张,她不想让古墨琰和许诺离婚,想让古墨琰死?#27169;?#21364;忘记了古墨琰身体的承受能力。
医生检查好后,对古老夫?#35828;潰骸?#32769;夫人不用担?#27169;?#22823;少爷只是气血攻心引发的昏迷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“真的吗?#31354;?#30340;不会再向上?#25991;?#26679;昏?#22278;?#37266;?#23546;穡俊?#21476;老夫人声音颤抖的问。
“大少爷各项指标都很好,不会再昏?#22278;?#37266;。”
医生的话让古老夫人和古母都松了一口气。
…………
对于古墨琰来说,一觉醒来是四年之后,娶了害他昏迷的凶手作妻子,还有了儿子,这一切的变故他都可以忍受,唯独在知道童雪去世的消息后,让他无法?#37038;?#36825;样残酷的事实,每天看着窗外,目光呆滞的发呆。
看着他颓废无神的模样,古母急得直掉眼泪。
古母哭的古老夫人看得心烦意乱,命人将古母强行送出国。
经过几天的休养,许诺背上的伤没?#24515;?#20040;痛了,便从床上起来,看到古老夫人站在古墨琰卧室门口徘徊,接着,管家吴嫂拿着早餐走出来。
“他还是不肯吃?#20426;?#21476;老夫人无奈的问。
?#23433;?#31649;我怎么劝大少爷,他就是不吃,一句话也不说,再这样下去,营养液恐怕也没有用了,老夫人还是你去劝劝吧!”吴嫂声音有些哽咽的道。
“奶奶,让我试一试吧!”许诺上前开口道。 155282996532.jp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?#22909;?#22478;阅读  回复数字784



TA的其他文章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这?#19968;?#24456;懒,没有签名

3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沙发
logei  初级写手 | 2019-4-19 18:17:11
m.zfyml.com/suanming/5392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93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94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96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97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90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89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87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86.html
m.zfyml.com/suanming/5385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00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01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02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03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zzfs/6304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hyfs/6305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hyfs/6306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hyfs/6307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hyfs/6308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hyfs/6309.html
m.zfyml.com/huangli/6310.html
m.zfyml.com/huangli/6311.html
m.zfyml.com/yunshi/6312.html
m.zfyml.com/yunshi/6313.html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
板凳
cqxsw  初级写手 | 2019-4-22 07:59:11

m.zfyml.com/mingli/hunyin/6366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67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xiangshu/6368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69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xiangshu/6370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xiangshu/6371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xiangshu/6372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xiangshu/6373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74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zzfs/6375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76.html
m.zfyml.com/mingli/caiyun/6377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78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79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80.html
m.zfyml.com/quming/baby/6381.html
m.zfyml.com/quming/baby/6382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83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84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85.html
m.zfyml.com/fengshui/qyfs/6386.html
m.zfyml.com/huangli/6387.html
m.zfyml.com/yunshi/6388.html
m.zfyml.com/yunshi/6389.html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
地板
vdddf  初级写手 | 2019-4-22 18:06:18

zifeiyuseo.com/?id=58472
zifeiyuseo.com/?id=58473
zifeiyuseo.com/?id=58474
zifeiyuseo.com/?id=58475
zifeiyuseo.com/?id=58476
zifeiyuseo.com/?id=58477
zifeiyuseo.com/?id=58478
zifeiyuseo.com/?id=58479
zifeiyuseo.com/?id=58480
zifeiyuseo.com/?id=58481
zifeiyuseo.com/?id=58482
zifeiyuseo.com/?id=58483
zifeiyuseo.com/?id=58484
zifeiyuseo.com/?id=58485
zifeiyuseo.com/?id=58486
zifeiyuseo.com/?id=58487
zifeiyuseo.com/?id=58488
zifeiyuseo.com/?id=58489
zifeiyuseo.com/?id=58490
zifeiyuseo.com/?id=58491
zifeiyuseo.com/?id=58492
zifeiyuseo.com/?id=58493
zifeiyuseo.com/?id=58494
zifeiyuseo.com/?id=58495
zifeiyuseo.com/?id=58496
zifeiyuseo.com/?id=58497
zifeiyuseo.com/?id=58498
zifeiyuseo.com/?id=58499
zifeiyuseo.com/?id=58500
zifeiyuseo.com/?id=58501
zifeiyuseo.com/?id=58502
zifeiyuseo.com/?id=58503
zifeiyuseo.com/?id=58504
zifeiyuseo.com/?id=58505
zifeiyuseo.com/?id=58506
zifeiyuseo.com/?id=58507
zifeiyuseo.com/?id=58508
zifeiyuseo.com/?id=58509
zifeiyuseo.com/?id=58510
zifeiyuseo.com/?id=58511
zifeiyuseo.com/?id=58512
zifeiyuseo.com/?id=58513
zifeiyuseo.com/?id=58514
zifeiyuseo.com/?id=58515
zifeiyuseo.com/?id=58516
zifeiyuseo.com/?id=58517
zifeiyuseo.com/?id=58518
zifeiyuseo.com/?id=58519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实战单双中特免费公开